对亚裔细分法谎言的逐一批驳

来源: 2017-09-04 加州义工 美国华人之声

麻州《侨报》以及“Boston Herald”关于亚裔细分法的专题报道中支持麻州亚裔细分法H.3361的政客、学界智库及出卖亚裔华裔权益和利益的某些华人组织一方的自相矛盾的谎言了无新意,与加州搞亚裔细分法的民主党的政客们的欺骗之词无异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谎言1】收集数据本身不会造成不平等。

【驳斥】以立法的形式只针对亚裔进行强制族裔细分并收集族裔数据,这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平等、歧视和侮辱!另外,所谓收集数据只是为了收集数据而不会去应用数据,这本身就是低劣的欺骗。收集族裔数据必然是为了应用,也必然会由不平等进一步导致不公平!

【谎言2】相信准确的数据会更好地满足社区不同的需求和服务。

【驳斥】前面口口声称收集数据只是为了收集数据而不会去应用数据,那为什么又要用数据来为社区提供不同的需求和服务?这难道不是一个前后矛盾的愚蠢谎言吗?另外,既然有这样强制性的立法歧视性地细分亚裔并收集数据的不平等的做法在先,又怎么可能让人相信收集到的数据的应用会公平呢?

【谎言3】细分亚裔是为了打破亚裔都一样的刻版印象(族裔标签)。

【驳斥】不去反对给亚裔贴标签的错误做法,却愚蠢地误导说错误是因为亚裔只有一个标签,所以必须要强制立法将亚裔细分后再给每个族裔分别贴上不同的标签。为了反对贴族裔标签,所以要细分以贴更多的族裔标签。还有比这更荒谬、更混账和更骗人的逻辑吗?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们应该极力避免给族裔贴上标签,而不是极力去贴上更多的族裔标签!

【谎言4】平等并不等于公平(Equality doesn’t mean justice)。

【驳斥】麻州的民主党众议员陈德基(Tackey Chan)特意指出关于亚裔细分法,平等并不等于公平。那么,我们要正告他,亚裔华裔既要平等也要公平,决不允许他损害和出卖亚裔华裔的权益和利益!

【谎言5】收集细分数据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孤立任何一个群体。

【驳斥】无论细分的目的是否是为了孤立被细分的群体,但是以立法的形式强制族裔细分来收集细分数据,便是迈向事实上的群体分割与孤立的第一步。尤其是对被细分的族裔的孩子们而言,这种割裂与孤立很多时候是潜移默化和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

【谎言6】法案不是强制身份登记,若不配合调查,也不会受到政府的惩罚。

【驳斥】立法就是强制的最高级的表现形式。既然不是强制,那么根本无需立法来强制族裔细分。需要收集数据的学校等机构可自行合理设计表格等并遵循自愿填写的原则收集需要的族裔数据即可。

【谎言7】Data disaggregation is not discrimination.(数据细分不是歧视。)

【驳斥】数据细分语义中性,本身就无关歧视。数据细分可以是任何个人或者任何机构的个体行为。然而以立法的形式只针对亚裔进行强制族裔细分并收集细分数据,这就是歧视。麻省亚裔华裔反对的是以立法的形式只针对亚裔进行强制族裔细分并收集细分数据的错误做法。故意混淆“反对数据细分”与“反对以立法的形式只针对亚裔进行强制族裔细分并收集数据”,这是在偷换概念,也是谎言的另类表现形式。

【谎言8】Data disaggregation is civil rights issue.(数据细分属于民权的范畴)

【驳斥】数据细分语义中性,无关歧视,当然也与民权无关。然而以立法的形式只针对亚裔进行强制族裔细分并收集细分数据,这就是歧视,这侵犯了亚裔的权益,这就与民权有关了。再一次提醒,故意混淆“反对数据细分”与“反对以立法的形式只针对亚裔进行强制族裔细分并收集数据”,这就是在偷换概念,也是谎言的另类表现形式。

【谎言9】Asian American data disaggregation is essential to equitable allocation of funding.(亚裔数据细分对于公平的分配资金至关重要。)

【驳斥】既然声称收集数据只是为了收集数据而收集,不会去应用族裔数据,为什么又与按族裔分配资金有重要关系了呢?这不是欺骗这又是什么?按族裔分配资源,这不是种族偏好和种族主义的出发点这又是什么?如果要按照族裔分配资金才公平,那么白人、黑人、拉丁裔,以及其他没有被细分的族裔,对他们岂不是很不公平?所谓的亚裔细分数据有助于实现分配资金的公平性无疑就是一个彻底的谎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