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sus Bureau 与AAER 电话会议纪要

来源: Yuan Li, AAER 亚裔草根联盟 6/20/2018

Census Bureau: Karen Battle (Population Division Chief), Steward (Congressional Affairs)

AAER: Helen Yang, Yuan Li

这次的电话会议是Follow up Helen 上周与Karen电话会议的内容而来。由于前一天Helen把与麻省Congresswoman Clark对话总结及感谢的电邮转呈给Karen,她特地邀请了Bureau Congressional Affairs里的Steward参加电话会议。

Karen听起来温和有礼,表达清晰,安排妥当,简要介绍和寒暄过后,我们很快进入正题。在最开始的5-8分钟,她谈到:

1. 这次的电话是为了确认和回答上次Helen电话会议中提出的问题。1)Census Bureau一直致力于问题设计的平等待遇,譬如说,在2020之前的种族问题都没有问及白人和黑人的来源,这次出现了。这是Bureau追求各族平等的一个表现。2)Bureau会在将来继续对各族平等待遇的追求。由于上次提出的两种选择将改变现有或者已经测试过的格式,加上时间限制,Bureau不能够在2020按照AAER要求的格式改变,这需要另一个测试。但是我们承诺在对2030表格测试时,我会与你们联系沟通,倾听你们的意见。

2. 对于其他联邦Agency或是任何州政府/组织,Bureau没有任何权限干预他们的职能。

Karen讲完,Helen马上义愤填膺:这是不可接受的!这是对我们历史以来长久的侮辱!如果这样,我个人将不会填写人口普查表,也会号召所有亲戚朋友等抵制填写人口普查表格。我会尽我所能的去号召更多的人参与我们抵制这种侮辱和不平等。昨天早晨,我与Congresswoman Clark交谈,给她看了人口普查亚裔种族问题的变化是如何密切的与排华法案在时间上密切吻合,Clark表示高度震惊和同情。继续这种错误非常的不明智!等等等等,Helen以各种不同角度高度理智地对Bureau明知这个错误却还要继续该做法表达了极度愤慨。

Helen轰炸完后,作为白脸的我出场了。我首先承认了Bureau在历史中为公共政策制定提供数据基础所做的贡献,以及工作人员付出的努力。提出自从1790年人口普查开始,表格的变迁就代表了美国种族演变的一个极简史,正如Helen指出的,是亚裔华人受歧视的一个完整而简要的记录。如果你们能在这次的表格中将历史错误改正,我们亚裔社区将感激不尽。另外,Helen提到的是2015年所做的内容测试,根据这次的测试报告,亚裔三种格式(请参看下面) 都给出了最高的回应率,最高的是有Asian Combined with Check Box,其次是Separate Box,最低是Combined with writein box。即使这样,这三种都没有统计意义上的实质差别(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因此根据2015年的测试报告我们是否可以采纳combined write in 格式,也就是我们提议的Option 1?

Karen态度极好的听了我们的发言,进一步解释由于OMB规定不可以使用Combined格式,任何对Separate格式的改动都需要经过测试才能运行,一个测试需要九个月时间的设计,计划和收集,四个月时间整理数据和分析,加上讨论与决策,在2020之前推出新版是不可能完成的。

期间,我们就以下几点提出异议:

1. MENA在15年测试中有Checkbox的表现极好,被推荐继续,为什么去年被撤销?那就说明了在2020census最后定稿之前不用测试也可以改动,如果是这样,说明了亚裔这个box也可以修改;

2. 重新设计和施行一个comprehensive content test费时费力费钱,能否采用2015年测试的样本数据,在Census系统内做个模拟测试,以便节省成本和时间,从而达到改变亚裔选项的目的。如果Option 1不适合测试,Option 2也是可以接受的。

3. 人口普查问题的设计将被麻省提案4408照抄,然而州里的数据收集没有普查数据收集的隐私保护,更何况是对纳税人缴纳税赋的严重浪费,因为Census的目的就是为了收集数据,为公共政策提供数据基础,在Block Level的集成数据对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是可以免费获得;

4. 如果有议员向Census Bureau提出与我们同样的抗议和要求,Bureau是否会重新考虑改变选项?Bureau是否能够给州级政府或其他组织提供对普查数据使用的教育和培训,以避免各州通过类似数据收集法案,造成不必要的人力物力浪费,也是对纳税人的尊重,也达到对个人隐私的保护。

下面是Karen对这四个问题的回复:

1. MENA在2017年被撤回有两个原因,一是OMB只承认Separate Form,不承认被测试过的combined form。这一点我并不很认同,但是没有机会(或者说谈话中被Distracted)进一步提问为什么OMB不承认Combined Form;二是,其实这一点至关重要,Karen开始一直绕弯子想绕过这个问题,结果在Helen的又一次狂轰乱炸的谴责中迫不及待的告诉我们是因为2014年收到了几千封来自MENA社区个人的抗议信。为此,我指出民意在普查问题的设计中也的确起到作用,Karen表示赞同。但她进一步指出,最后MENA能够撤销还是因为测试中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有MENA这一项的,另一个是没有MENA这一项。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Bureau选择尊重民意,采纳了原先没有MENA的版本。

2. Bureau对于任何最终投入使用版本中的改变都需要进行Test。非常佩服的是,在我俩的两面夹击之下:Helen从不同角度提出的强烈谴责,和我从不同角度提出新的问题和疑问,这双重压力下,Karen一直保持温和语气,从未有改变,一直在向我们重复或者解释这一点。

3. Steward在我单独向他提问下表示Census与任何其他州政府或联邦机构没有附属关系,不能从行政关系上影响他们。与议员的关系也一样。这一点Karen已经表达过,并再次附和。

4. Bureau没有单独对这些机构的培训,但是Census网上有很多资源可供参考。

最后,我们表示很遗憾Bureau要继续这个错误,不过,这是一个庞大官僚机构的决定,他们个人不能够做出最后决定,对此感谢他们聆听我们的声音,并与我们交流。Karen和Steward也诚挚的对我们的热情与努力表示赞赏和尊重,Karen郑重承诺在2030表格设计和测试时会主动联系我们,倾听我们的意见。这次本来只约谈了30分钟的电话会议延长了23分钟,Karen最后没有以有其他会议为理由结束会议,而是一直倾听,我想她其实理解我们的愤怒,处于同情心态,但又不能决策改变来帮助我们。

从这次电话会议中我们可以看出,Karen提到的Bureau一直在追求各种族的平等待遇,这说明他们同意亚裔的这个格式是对亚裔的歧视,并且愿意为之改变。然而她与Lulu的谈话中以测试成本过高为理由而没有承诺对选项的改变,在这次电话会议中却并未提及成本的事宜,那么这次她提出的时间安排上不能做到的理由是否可信,还是说这只是她的另外一个搪塞?其实,当晚紫叶在讨论中提出Citizenship也没有经过测试,却被强行放入普查问卷中。可惜的是在电话会议中,我们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因此,我们会在稍后的电邮Follow up中继续追问。也希望其他组织在与Census联系时能够在这一点上提出质疑。

作为这个庞大社会中的普通一员,真相如同掩藏在黑雾一样无从知晓。然而,作为草根,我们只有付出行动,在社区中宣传教育同胞,一致呐喊,让不同国家机构和官员听到我们的诉求与愤怒,才能真正在这个我们怀着美好憧憬移民而来的国家中掀起提高亚裔社会地位的巨大浪潮。

请大家继续给Census电话电邮,努力不要停下。如果与Karen或其他官员联系上,请提出以下问题(我们也会在Follow up中询问):

  1. 为什么公民问题不需要经过测试就可以直接Implement,而亚裔格式必须经过测试?
  2. 为什么OMB不承认combined form? 需要什么程序才能使得combined form得到OMB承认?
  3. Census表格是否最终要在国会表决?时间表如何?

最后,感谢Laura Gu在新英格兰川粉群发送的关于Census 2015年测试的总结PDF文件,我们的讨论几乎都是围绕这个文件展开的。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下面这个网站看看,网站上列出了从1790年以来的人口普查问题,的确是一部美国种族演变的极简史。

http://www.racebox.org

2020年联邦人口普查样表的来龙去脉

来源: 2018-04-02 Wennan 美国华人之声

2010年的联邦人口普查表取消了Asian这一选项,且将亚裔(Asian)二级分类为6个子类,见下面的(表一)。稍作研究,我们便会知道美国的联邦人口普查表将亚裔分为3-6个左右的子类的做法已有几十年甚至近百年左右的历史。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联邦人口普查局在任期结束前提出的最初的2020年联邦人口普查样表是一个一揽子的计划。与2010年的联邦人口普查表(表一)相比,主要是把两阶段问题模式(Ethnicity然后Race)改为一个问题模式了(Race和Ethnicity),并首次细分了中东北非(MENA)、白人(White)、黑人(Black)、拉丁裔(Hispanic),以及恢复了Asian这一对亚裔公正的选项,见下面(表二)。

由于最初的样表(表二)是一揽子计划,与2010年的表相比,变化非常大,所以联邦人口普查局先后提案,递交给OMB(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以期获得批准和预算拨款。其中一份提案便是增加细分,包括首次细分中东北非。但细分方案及与之对应增加的预算被国会及特朗普政府否决了。于是某些奥巴马政府时期留任的联邦人口普查局的人一赌气,把一揽子计划全撤了,包括取消了根本不会增加预算且对亚裔公平的Asian选项,并抛出了2020年联邦人口普查的第二版样表,见下面(表三),此表与2010年的普查表(表一)实质上一样。联邦人口普查局这样做似乎可以让亚裔华裔迁怒特朗普政府。

下面这篇NPR的这篇文章值得关心2020年联邦人口普查的朋友们细读。其中文中提到了联邦人口普查局要先在2018年进行人口普查的测试。测试地点是罗德岛州的Providence。测试的表格即是下面这个2020年联邦人口普查的第二版样表(表三),其基本沿用了2010年的联邦人口普查表(表一)的问题模式和分类。

https://www.npr.org/2018/01/26/580865378/census-request-suggests-no-race-ethnicity-data-changes-in-2020-experts-say?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表一)2010年联邦人口普查表,取消了Asian选项

(表二)2020年联邦人口普查最初的样表,建议恢复Asian选项

(表三)2020年联邦人口普查第二版样表,再次取消了Asian选项

美国2010年的联邦人口普查的表格取消了Asian选项,这不是一个正确的做法,也就意味着同是一级分类的White、Black、Hispanic、American Indian、Pacific Islander都有提供可选的check box,唯独Asian没有此可选项和check box。这种区别对待是让人感觉难受的,是歧视性和不公正的。

Asian亚裔及无数的Asian亚裔组织团体存在于美国的各个领域,然而美国的联邦人口普查表里竟然没有Asian的字样,这不奇怪吗?是否有点掩耳盗铃?

因此我们希望联邦人口普查局在2020年的联邦人口普查表中在这一点上改正,加上Asian这一个一级分类选项

人口普查中的族群分类,从来都不是什么科学,而是政治博弈的结果。大家应该持续关注联邦人口普查局的族裔分类变化,尤其是Asian选项的恢复,及时发声维护亚裔华裔的权益和利益

亚裔细分法简介 —— 从加州说起

来源: 2018-03-06 百合, Wennan 美国华人之声

编者按: 最近我们一直在刊登有关“亚裔细分”的文章。 很多读者询问,究竟什么是“亚裔细分”?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 “亚裔细分”,是美国政治游戏的一个“特产”,这就是规定所有的亚裔美国人在填写一些表格中的有关“种族”的问题时,必须按照祖上的原住国填写自己的种族。 例如,如果一个亚裔的祖上是来自越南,这位就必须填写“越南”;如果是柬埔寨,就必须填写“柬埔寨”。 看上去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但细究起来问题就大了。 因为美国别的种族不需要这样仔细填写。 例如白人就只须填写“白人”就行了,不必填写自己祖上是来自英国还是俄罗斯,法国还是波兰,等等。  黑人也只须要填写“黑人”。 单独逼迫亚裔填写的这么仔细,这样一来挑起了亚裔内部火拼,互相争夺政府资源(小的族裔需要照顾,大的族裔需要出血。 华裔是美国亚裔最大一族,自然是要当冤大头)。 而且由于细分,美国亚裔的子子孙孙都要被打上祖宗原住国的烙印。 假如一个亚裔去竞选公职,那么人家就会指指戳戳地说:看这个老挝人在竞选市长,那个韩国人在竞选议员,那位中国女生在竞选州长……。 这无形中把美国亚裔变成了永久的外国人,不被美国主流社会所接纳。  更可笑的是,“亚裔细分”甚至把来自于海峡两岸的华人给分成两个不同的民族。 我们知道,来自海峡两岸的华人,同文同种,大部分都是汉族,文化和生活习俗都是一样的,怎么一细分就成了两个民族呢?

本期我们邀请两位对于亚裔细分颇有研究的维权人士给我们仔细讲解亚裔细分的来龙去脉。

Wennan: 加州的亚裔细分法的出笼经过

加州细分亚裔为8个至16个子类的若干法案经过自1989年以来的长达22年的失败后,最终于2011年通过,形成州法GC-8310.5及GC-8310.7条款。此时的加州及全美华人还在昏睡。

于是此州法在近年开始被加州教育厅引用,执行把亚裔细分为8个子类的其中的一个条款GC-8310.5(虽然我们认为是错误地引用,斗争正在进行中),并在最近几年开始在加州教育厅管辖下的小学、初中、高中(加州教育厅对加州的高校无管辖权)开始施行亚裔细分表,如最近学区的入学注册表,尤其是最近开始的电子表格,取消了”Asian”这个Race选项,并不允许填表者拒绝填选亚裔族裔细分的选项。

2016年1月,加州的亚裔细分法AB-1726在将只占加州总人口14%左右的亚裔细分为16个族裔的基础上,明确指出要将此应用于加州的高等教育领域,如加州的高校等必须执行,来为加州高校某种程度上已在进行的按族裔进行的录取配额行为建立法理基础。法案差点再次悄悄通过,但有良知的加州共和党议员们将此法案告知了华人社区。此法案立即遭到了加州及全美醒过来的华人朋友们的反弹。因此从2016年3月份左右开始,在亚裔和华裔中开始正确解读亚裔细分法的本质和危害性。由于该提案的策略是温水煮青蛙,采取分化的手段,具体表现为具有非常大的迷惑性和麻痹性,因此聚集反对此提案的力量的过程十分漫长而艰难。然而,在加州和全美华人长达半年多时间的持续和坚决的反对和阻击下,在加州共和党议员们的支持下,终于迫使提案方取消了高等教育部分,且余留的医疗部分也名存实亡。

一言蔽之,亚裔细分法发端于加州,正如很多朋友们做了大量研究以后都会发现,这是民主党花了十几年左右的时间来设计和推进的一个agenda,并最早于2011年成州法,且在2017年左右有在某些州和联邦层面不知不觉中推广的意图。其中的意味,想必大家不难体会。

百合: @Wennan 正解!看下面这个图:

百合: 看上表,1989 皇军Floyd第一次尝试亚裔细分,没出门就被灭了。 2006年伪军刘云平来了,2011年刘升官当了参议员,和另一个伪军伍国庆(伍是赵美心老公),两人联手打造了亚裔细分基石。外面以讹传讹,说2016年开始的,其实2016被我们拼了老命拔掉了一颗毒牙,但是毒蛇是2011年被放出来的…

Identity politics (身份政治——编者译)。相信这个的人们是民主党坚定不移的票仓,昨日、今日,将来?D’Souza在Hillary’s America里面引经据典、用统计数据表明当初KKK党是民主党中坚,这些中坚在所谓1960年主党和和党大换血时,只有百分之一、二去了共和党,剩下都留在主党,名人包括变暖教教主Al Gore的老爸Al Gore Senior。当时权倾民主党朝野,曾经带领主党filibuster against 黑人的Civil Rights。”It was June 1964, less than five months before the elder Gore was to face Tennessee voters. Southern Democrats, representing the powerful segregationist wing of the party, were in the midst of a 57-day filibuster to prevent the Senate from voting on the Civil Rights Act.” 另一个名人是Robert Byrd,希拉里称他是自己的导师。Byrd曾经带了100个KKK进去主党。是民主党永远的痛。我个人觉得任何党派搞identity politics都是咱们少数民族的敌人,如果有朝一日共和党转成搞identity politics为党的首要任务(当时Bonta在2016亚裔细分法听证会上公开说搞亚裔细分是全国主党的首要任务、没有回旋余地)我也一样会扁共和党 。

D’Souza还揭露了一点,南北战争时期的南军将士大多是平民,并非拥有黑奴的(想想可靠性很高,农场主哪里会大批去送死,他们连做事情都不亲自动手了)。为何主党你能够调动这些白人呢?因为他们被拉进了一个套路:虽然赤贫,可他们自己觉得是上等人。人为的种族隔离,使他们自我感觉良好。所以会为理想舍生。反观现在白左极端分子宁愿政府关门也要支持非法移民的做派,是否惊人类似?我见到的最让我受不了的种族份子是那些在川普上台后,见到我就拉着我手说,“不要怕,别伤心,我们和你们在一起…” 意思是我们和非法移民没啥区别,属于异类。

再多啰嗦几句,在美国的黑人被少数领袖代表了,本来黑人是非常有能力有创造性的民族,被豢养起来之后反而一蹶不振,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黑人看不上眼,他们自己群体里也有很多精英,不少是和党的坚定信徒,包括联邦大法官Clarence Thomas和加州Prop 209的创始人之一当时加州大学摄政Ward Connerly。他们这些黑人精英认为主党的愚民政策导致了在美黑人的社会经济地位普遍偏低。D’Souza更是讥讽主党把种植园从农庄搬到了都市中心,仍然起到了隔离黑人的作用。现在明白为何民主党要抵制charter school了吧?有了这种混合入学的方式,黑人下一代就不那么好糊弄了。所以你看,黑人也好,华人也好,都是会被伪军带沟里的

好大一盘棋:SCA5,亚裔细分法,2020人口统计

来源:2017-06-16 硅谷华人 北美华人之声

亚裔细分法死灰未灭,不死心的种族主义者们又借欧巴马遗毒准备在2020年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上做文章,很多大腕都出手撰文支持各种细分。然后我们发现原来国家人口统计局长辞职了,继任他的会是谁呢?会是那个气象局副局长?去年底她刚刚调到人口统计局。大家惊栗地意识到她乃是迫害华裔科学家陈霞芬Sherry Chen的第一人。严重关注!

亚裔细分,在1988年,由民主党白人议员Floyd发起,但此后17年没有进展。直到刘云平2005年当上加州众议员之后,开始突飞猛进。在Ted Lieu(刘云平)Mike Eng(伍国庆)等人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整个亚裔细分计划,大跨步前进。到2016年的AB1726,差一点点就完成了亚裔细分之大业。

1989年 AB814 (Floyd)

民主党众议员Floyd将亚裔初步细分了11个族裔: Chinese,  Japanese,  Filipino,  Korean,  Vietnamese,  Asian Indian,  Laotian,  Cambodian. Hawaiian,  Guamanian,  Samoan,  此后17年亚裔细分一直没进展,直到刘云平2005年当上加州众议员之后,推动按种族“优惠”政策才有了显著成效。

2006年,AB2420(刘云平,赵美心等)在GC8013.5中, 又添加了Native Hawaiian,  Bangladeshi, Guamanian(Chamorro),Hmong,  Indonesian,  Malaysian,  Pakistani,  Sri Lankan, Taiwanese,  Fijian 10个族裔。即,21个细分亚裔族裔全部在GC8013.5 中。

没过。

2007年,AB295(刘云平,伍国庆等)   备注 *伍国庆是赵美心的老公

亚裔细分被拆到8310.5和8310.7中,并在8210.7内加上了细分用途(包括健康、就业、政府合同,要close the achievement gaps,即按种族AA健康、工作、政府合同等)。

一路过关斩将,最后却被共和党州长施瓦辛格veto了。

2010年,AB1737(伍国庆, 刘云平)

相当于重新提交AB295。此外,在亚裔细分用途上,即8310.7中,偷偷加上了教育, 要close achievement gaps。至此,AB1737,里有全部的亚裔细分和细分用途。即:AB1737=AB1088+AB1726(初稿)

结果,惨,又被搁置。

2011年,AB1088(伍国庆,刘云平)拿掉8310.7中的亚裔细分用途,只留亚裔细分(分别写在了8310.5 +8310.7中)。

2011年,民主党州长Jerry brown终于上任了。所以,此提案一路过关斩将,州长签字,通过了!

至此,亚裔细分计划完成一半,就剩下添加细分用途了。

2015年 AB176(Bonta)2016年 AB1726(Bonta),两次尝试,就是要在8310.7中完成亚裔细分用途的添加。亚裔细分用途,曾经在AB1088中被拿掉,降低了提案被阻挠的机会。

就这样,亚裔细分,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快大功告成了。

老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2014年,民主党参议员Henandez在加州民主党雄踞绝大多数(>2/3)的大好形势下, 推出了急功近利的SCA5,旨在修改加州宪法,公立大学可以合法的用肤色因素来甄选学生。这下可好,撼动了加州公投的209宪法。

加州共和党向亚裔社区求助,亚裔草根们联合反了SCA5。

一招不成,再来一招,民主党的重要纲领identity politics一定要贯彻执行。

2016年,AB1726要在8310.7中添加亚裔细分的用途。有了SCA5的铺垫,人们对2016年的AB1726开始警觉,联合反对将亚裔细分的族裔信息,用在教育、职场、合同等方面。提案被大幅修改,去掉了细分对教育领域的应用。友情提醒:AB1737=AB1088+AB1726(初稿)

所以,就差那么一点点,亚裔细分以及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就这样被偷偷运作成功了。

现在, 不死心的种族主义者们又借欧巴马遗毒准备在2020年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上做文章,很多大腕都出手撰文支持各种细分,很多以前推亚裔细分的组织,连署信都没改,直接上传原来支持亚裔细分的信件给国家统计局的征求意见栏,迫切要求登上这艘海盗船细分亚裔。详情请点击下文:

奥巴马遗毒,需要您参与铲除:反对在2020年联邦人口普查中扩大族裔细分!

http://mp.weixin.qq.com/s/coMsRHoCbsvANhvagfaEFg

下面链接属于政府网站,有所有支持和反对的个人与组织签名和意见信。需要抄到Google去才能看到内容,SVCAF(硅谷华人协会基金会)正式写信强烈抗议任何形式的种族细分。

https://www.regulations.gov/docketBrowser?rpp=50&so=DESC&sb=postedDate&po=0&dct=PS&D=OMB-2017-0003

然后我们发现原来国家人口统计局长辞职了,继任他的会是谁呢?会是那个气象局副局长?去年底她刚刚调到人口统计局。大家惊栗地意识到她乃是迫害华裔科学家陈霞芬Sherry Chen的第一人。严重关注!请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或Read More,直接进入链接,写信去联邦参议院与众议院表示抗议与关注。

波士顿,2018,我们赢了!

来源: 2018-02-08 解滨 美国华人之声

您也许已经知道了我们反对亚裔细分取得重大胜利的消息,但您未必知道此时此刻有多少颗难以平静的心。 今天上午就得到了消息,直到现在仍然难以平静。 等了多少天,盼了多少天,奋战了多少天,挫折了多少次,加油了多少回,一直到今天,终于从反亚裔细分的最前线传来了这个振奋人心的大好消息:

这个决议判处了麻州亚裔细分法案H3361的死刑,让它胎死腹中,还没有出oversight committee就被“substituted”了! 麻州议会不可能对此提案进行表决了。 虽然搞了个委员会来探讨对美国所有的种族进行细分的可能性,但您知道,那个难度可能比登上火星还要大! 连一个种族都没法细分,居然打起细分所有种族的歪主意,笑话!

今天,我们全美各地成千上万的战友们和同胞们在奔走相告,在欢呼雀跃,欢庆我们这个来之不易的胜利!  虽然这只是一个州的胜利,但正如我在另一篇文章里所述,麻州这一战,犹如二战中的中途岛战役、斯大林格勒会战、不列颠战役战,将会对整个战争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如果我们打赢了麻州这一战,那么今后的局势将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扭转,谁要是搞亚裔细分都将深思再三,权衡利弊,担心遇到另一个麻州式的滑铁卢。 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么今后反对亚裔细分的战役将越来越艰难。 细分法案会在一个接一个的州落地开花,我们可能疲于奔命也无法阻挡那股恶流。

现在终于可以放心地说一句:麻州这一战,我们打赢了,我们胜利了

是的,我们赢了! 这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在夸大其词,赢了就是赢了!

这个胜利来之不易。

麻州的反亚裔细分有组织的行动最早是从莱克星敦开始的。 去年三月份的时候,莱克星敦的一张地方问卷当中出现了把亚裔进行细分的情况,那里的中国人奋起抵制导致那个问卷被改写,去掉了体现出亚裔细分的问题,初战告捷。 去年7月,罗德岛亚裔细分法案通过,华人同胞再次组织起来、行动反对亚裔细分。 一个由美国各地的反对亚裔细分的联络和协调机制建立了起来。 各地反亚裔细分的同胞们很快对各个州的亚裔细分立法进行了普查,查出了有细分法案的几个州。 麻州的细分法案可能是全世界最短小的立法提案了,也是最简短的亚裔细分提案:

Bill H.3361

SECTION 1. Notwithstanding any General Law or Special Law to the contrary, all state agencies, quasi-state agencies, entities created by state statute and sub-divisions of state agencies shall identify Asian American and Pacific Islanders as defined by the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in all data collected as part any and all types of data collection, reporting or verification; provided further that, the five largest Asian American and Pacific Islander ethnic groups residing in the Commonwealth shall have individually reported data as part of the total Asian American Pacific Islander reporting.

那个微型法案在那之前就已经被华人知道,但由于一直没有动静,也就没有进行大的反对行动。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为了让这小小的一段文字成为废纸,麻州的华人同胞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勇气、努力和付出!

当罗德岛的反亚裔细分的行动开始之后,下面一个目标就是麻州。

2017年7月29日,麻州的反亚裔细分的勇士们在州首府门口举行了第一次反亚裔细分机会

几天后,全国各州的立法会议在波士顿召开三天的会议,勇士们抓住这个机会,去会场进行了连续三天的反对亚裔细分抗议示威行动:

2017年8月27日,麻州的反亚裔细分勇士们举行了声势最为浩大的反对亚裔细分抗议示威和游行。 印度裔著名社会活动家、科学家Shiva 参加了这次行动并带领众人游行:

8月27日大游行之后,麻州的反亚裔细分行动进入了持久战、攻坚战和拉锯战的状态。 勇士们不辞辛苦,搜集了8000多个反对亚裔细分的签名,约谈了几乎所有的跟该提案有关联的议员。 无数个电话,无数个email,无数封信,把一份又一份反对亚裔细分的信息传达给议员们。

一转眼进入了2018年,终于H3361进入新立法提案审核委员会(Oversight Committee)的听证程序。  于是,那一天,公元2018年1月30日,麻州的反亚裔细分勇士们创造了美国华人前所未有的历史记录: 上千人涌向波士顿,600人的省府听证会大厅里,几乎被华人坐满了!

从听证会出来后,同胞们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继续向议员们表达我们的心声。 就在今天早晨,电话和email还在不停地涌向州议会。 就在上个星期六(2月3日,他们还在示威游行,两百多位勇士再一次冲上前线:

终于,hard working, dedication, and courage paid off, 我们赢了!

当胜利的消息传来后,我们很多人流出了激动的眼泪!

马萨诸塞州的反亚裔细分是全美反亚裔细分打的最艰苦、最惨烈的一个州。 虽然惨烈,但勇士们没有倒下,而是战斗到赢! 麻州这一场胜利,不但是反对亚裔细分的一个巨大的胜利,也将是我们在美国的华人维护自己权益的运动的分水岭。 在这之前,谁想弄个狗屁法案来讹我们一笔,我们要么忍气吞声地受着要么有气无力地反抗一点。 从今以后,麻州或任何一个州的政客们如果想要再把华人当作软柿子捏,他们就要三思了。我们会毫不犹豫地打回去!

麻州的反亚裔细分的勇士们用他们的行动和胜利告诉我们:我们在美国的华人从今以后真正地站起来了! 我们将不再接受任何欺辱我们的政策或立法提案。 我们将主宰我们的命运。 我们将和美国大地上每一个族裔一样被平等对待。

2016年2月,美国华人在30个城市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挺梁大游行,把梁案扳过来了。 创造了历史!

2019年2月,麻州的华人硬是把亚裔细分法案给撅了,再一次创造了历史!

有所不同的是,挺梁是一场全国大游行。 而麻州反亚裔细分则是十几场大大小小的游行。 这场战役一开始是守卫战,渐渐转变成为拉锯战、后来战争局势越来越明朗,终于转化为攻坚战,以及1月30日的战略大反击,最后迎来今天的胜利!

麻州的反细分战役,锻炼和造就出来一批参政议政的先锋和领军人物,以及一大批战士。 这些人通过这一年的苦战,获得了宝贵的实战经验,知道了美国政治斗争的各个环节是如何打通的。从组织游行到征集请愿书签名,从游说政客到发表演讲,从分组合作到社交舆论,从推特到脸书,每个环节他们都做得有声有色。 这个抗争的力度强度以及深度都是美国华人政治参与中前所未有的。 这是一出生龙活虎的大戏,越来越精彩。

麻州的经验将被载入史册,也将被在美国各个有华人居住的州推广。

虽然这一战已经告捷,但麻州的勇士们并没有打算就此停手。 他们将把这一场胜利当作新的起点,广泛参政议政,积极参与当地的事物,踊跃投票。 他们将设法彻底堵住歧视华裔的所有途径。 他们将有新的起飞! 美国的华人被动挨打,只会反抗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我们将变被动为主动,把握局势,掌握我们自己的命运!

华人赢了!回顾历史,麻省反细分令人感动;再看未来,任重道远,亚裔细分需全美阻截

来源: 2018-02-08 谢小编 北美华人之声

今天,一则信息让全美华人振奋。我们华人的反亚裔细分,在麻省取得了标志性的胜利!

下图是相关委员会主席的声明,该声明表示,原亚裔细分法案H3361将被新的提案取代。

从2016年3月份开始,亚裔细分从加州向全美蔓延。来自加州、罗德岛、麻省等地的同胞们陷入苦战,各地华人纷纷声援。然而,成功真的很难。

在加州,虽然华人从2016年的3月[1]奋战到9月[2],依然不能阻挡细分法案的通过,虽然教育部分被从原法案中拿掉。

在罗德岛,2017年7月,南加州的狼崽战友授权“北美华人之声”发布了雄文[3],大家才知道原来细分法案已经在该州两院通过,州长签字在即。时不我待,我们北加州抗击细分法案的战友们突出奇招,从无到有,生生建立起了罗德岛反亚裔细分群,引来“真正的”罗德岛当地华人朋友,就此拉开了罗德岛抗击反亚裔细分的序幕。

在麻省,在2017年3月,麻省朋友们突然发现了Lexington小镇的调查表格惊现亚裔细分[4],于是,大家开始纷纷行动[5]。没想到,这一战,就打到了几乎整整一年,到今天,2018年2月7号!用一位积极义工的话说,从春走到夏,从夏走到冬!这里面,可歌可泣的事迹实在是太多[6,7,8,9,10,11,12]。

就在刚才,很多朋友还在拼命地给相关委员会的议员们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们华人对亚裔细分的反对,告诉他们我们华人的呼声!捷报传来的时候,一位麻省朋友赶紧提醒小编,让大家不要再打电话了。

11个月啊,这一刻,有多少麻省朋友哭了,有多少外州朋友也为之感动。谢小编和战友们一起全程见证了这11个月,真的很明白麻省这些战友们的不容易。

2017年7月份罗德岛华人的抗击让亚裔细分法案进入更多外州朋友的视线。几大州之外的朋友们纷纷建立形形色色的反细分群,主战场的朋友们则积极主动地在各外州民众为主的反细分群分享信息,呼唤支援。

今天真是一个非常大喜的日子。那么多的付出,那么多的辛劳,看看我们已经发布过的文章数目你就可以知道[13]。阅读一下本文最后我们提供的那些参考文献你就可以知道。

就这次胜利,麻省当地的华人朋友Swann兴奋地这样说:

“还在等官方声明,但大局看来,麻州反细分是大获全胜了!感谢各方面长期坚定的战友们:跟议员谈话劝说,跟对方的“御用”学者们理论,接受媒体采访,抗议,理论研究,策略研究,还有很重要的:社交媒体的宣传战的胜利对于取胜非常关键。揭下细分高大上的画皮,揭露出里面的黑暗不堪和反移民效果,让他们再也不好意思高歌猛进,光芒万丈地通过亚裔细分!社交媒体是民主的基石!有几位特别坚定,投入无穷时间,精力,一直在各个方面网上网下孜孜不倦反细分的战友,特别感谢你们!You know who you are!谢谢各个群鼓励支持我们的声音。麻州的经验将被传到外州,帮他们反细分”。

“我们有个比较 ambitious 的梦想就是给阴暗邪恶强大的亚裔细分势力一个重挫!这个梦想鼓舞我们一心一意地坚持了下来!谢谢外州朋友一直的鼓气加油!”。

然而,高兴之余,我们必须看到依然严峻的现实,反对亚裔细分依然任重道远,需要大家继续努力,我们要在全美堵截亚裔细分。我们就先从委员会主席的声明来看。虽然这个声明没有加州肤色法案SCA-5被无限期搁置时一些人扬言要卷土重来那样的赤裸,但细细品读,实在无法令人安心。

首先,声明并没有明确否决亚裔细分,而是说要成立一个新的Commission来调查研究细分数据收集的可行性和影响。也就是说,新的细分法案极可能卷土重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然后,该声明居然在最后出现这样的内容:对包括他本人以及Tacky Chan和Timilty主席受到反对者的恶毒攻击感到失望。对于是否有人对他们进行恶意的攻击,小编并不能确定,然而,小编能确定的是,支持亚裔细分的群体,公开对反对亚裔细分的群体进行了诽谤,甚至蔑称一些反对者是拿了钱才去抗议和出席听证会的。作为职业政客,这个Benson主席没有公平地对待法案的正反两方,令人遗憾。一位北加州网友在一个名为“全美反对亚裔细分”的群说得好,“这句话是她偏见、双重标准、不宽容、不成熟、不职业的佐证”。

从这两点,我们就必须认识到,哪怕在麻省,我们目前的胜利,也只是阶段性的,后面的路还很长,我们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而在全美诸多地方,哪怕压根没有亚裔细分法案,在学校医院等提供的表格中,都纷纷出现了对亚裔的细分[14,15,16,17,18]。而在所谓已经在细分法案去掉教育的加州,各学区也纷纷推出细分亚裔的表格。法案上去掉了教育,实践中还是要搞教育。司马昭之心,我们怎么可以不知呢,怎么可以不警惕呢?

所以,广大华人朋友们,我们必须继续坚决狙击亚裔细分,这是一场持久战。

我们要继续向我们过去所没有联系过的其他议员以及民众们提及亚裔细分的事情,告诉他们美国居然还有这种荒谬事情的存在。我们要通过社交媒体,继续不停歇地进行反亚裔细分的宣传。我们要用选票让积极推动亚裔细分的政客们得到教训。我们要深挖推动亚裔细分的深层次原因。我们要继续睁大我们的眼睛,一旦发现在学校入学、医院就诊等地方出现细分表格,请一定联系我们,把信息传出去,大家一起同心协力,阻击细分!

面对着胜利,喜悦还在继续着,麻省的反亚裔细分积极义工laohu就已经在发起新的号召了,他说:

“我们刚刚得到关于 bill H3361 的官方声明. 我们胜利了! 为了继续显示我们的力量,给对方以震慑,让我们再一次掀起电话email感谢信的浪潮吧。 请大家有礼貌的给committee member打电话 请在周一至周五 9AM- 4PM之间,给committee打电话 (chair最重要,member也尽量多打!)”。

看来大家的斗志依然昂扬,大家的理智依然清晰,大家的智慧更是不凡。所以,相信后面大家的努力,也一定会卓有成效地继续进行下去。

然而,与其总是被动,为何不主动出击?康州华人已经通过议员提案,要立法禁止亚裔细分。我建议其他各州华人朋友们跟进,联系各层级的议员们,分析利弊,要他们提案禁止亚裔细分乃至一切形形色色的细分。

时间匆匆,从2016年3月,到2018年2月,眨眼几乎两年,在这两年中,太多的朋友,付出了太多。在这里,谢小编向所有朋友们表达最衷心的敬意,特别是奋战在第一线的加州、罗德岛和麻省朋友们!

今天,让我们欢呼麻省朋友们的胜利,未来,让我们见证各种针对族群进行细分的做法的最终湮灭。

参考阅读

[1] 紧急:请立即行动,分化亚裔,为推行种族法案埋伏笔的立法又来了!(谢小编等)!

[2] 我们该怎么办?亚裔细分法案AB1726被正式批准!(谢小编)!

[3] 罗德岛细分亚裔不遗余力,民主党到底意欲何为(狼崽)

[4] 亚裔细分惊现麻省,某华人协会是否充当急先锋引发争议(谢小编)

[5] 紧急,今夜,不要让莱克星顿的枪声变成黑枪,朋友们,反对亚裔细分,请行动!(谢小编)

[6] 反对亚裔细分,直击麻省华人的奋斗记录(Michael King, 李楠, 安平) 

[7] 10天之内3次集会抗议,波士顿华人民众创造奇迹

[8] 昏睡百年,华人渐已醒:波士顿华人朋友,今天我们再次为大家感到骄傲!(含海量图片)(谢小编)

[9] 这些华人比特朗普还令人震撼:迎风雪,战细分,坚持10多个小时,斗智斗勇,他们究竟在干吗?(谢小编)

[10] 波士顿华人再创历史,激情照亮华人参与大道:体制内途径寻求改变(谢小编)

[11] 别让我的身影太孤单:1月30日,即使我有一百个理由不去(blue iris友情提供)

[12] 2018年1月30日,麻省华人共创历史,宝贵经验在哪里?请听组织者的来信(laohu)

[13] 细分阴影笼罩全美,相关文章历史汇总,最完整,最齐全,从2016年3月第一篇开始!

[14] 亚裔细分呼啸而来,遭遇表格,我们要如何应对(波士顿妈妈)

[15] 加州一纸表格掀巨浪,台山人也被拉来档子弹,亚裔细分触目惊心(谢小编)

[16] 亚裔细分病毒式蔓延,加州、纽约、西雅图,一一沦陷!(谢小编)

[17] 北卡惊现亚裔细分文档,黑手伸向入学儿童(谢小编)

[18] 亚裔细分,为了孩子,我们得行动!尔湾家长会议记录(含信件模板)

亚裔细分表之争:北加州南湾华人家长与学区见面会实录

来源: 2018-01-29 Wennan 美国风云

2018年1月26日周五上午11点,Fremont Union High School District (FUHSD) 学区的主要负责人士,应学区和华人家长们的要求,在学区办公室召开了一个家长会,讨论学区华人家长们关心的含有亚裔细分选项的注册表。FUHSD学区的网上注册表中含有的族裔分类本来如(图一)所示。但此表格由于含有亚裔细分内容且有强制填写的意味,因此遭到了学区华人家长们的反对。学区在收到家长们的若干Email和电话质询后,在48小时内作出了Email答复,对表格做出了如(图二)所示的修改,增加了“Other Asian”的选项,并做出说明:凡是不愿披露亚裔细分族裔身份的学生均可选择“Other Asian”这一项。但这一修改显然有误导填表者撒谎的实效,因此依然遭到了学区华人家长们的反对。学区在22日周一起收到家长们的质疑邮件后,继续研究解决方案,并决定在26日周五上午召开上述会议,以向家长们做解释说明,并提供学区关于表格的进一步修改方案。

(图一)FUHSD学区今年最初的网上注册表

(图二)增加了”Other Asian”选项的表格

华人家长们在几位热心的家长义工的带动下,自发组织了起来。大家10:30am提前到了学区办公室,互相认识,交换信息,再次初步统一了一些意见和分享了一些应该提出的问题。11点左右,会场已经坐满了家长和两位小朋友,总共来了约38位华人朋友。在这里首先要向这些为我们的下一代争取公平权利的华人朋友们点个赞!

(图三)会场里的部分家长和小朋友

学区对此事也很重视,安排了8位学区的相关负责人在前排就坐答疑,其中6位是白人(4位女性2位男性,4位女性中2位年长2位年轻,2位男性中1位年长1位年轻),2位是亚裔(2位女性,1位年长1位年轻)。另外,学区还请来了学区的法律顾问律师,1位年轻的拉丁裔男性。

(图四)学区请来的法律顾问在发言
(图五)站着答疑的学区法律顾问和前排就坐的8位学区负责人

学区的法律顾问律师首先发言,先以自身拉丁裔的身份感同身受地演讲了一番关乎种族歧视、少数族裔权益方面的一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大道理。在谈到具体问题,即注册表中的亚裔细分选项时,他代表的学区的意见是:学区依法规必须这样罗列亚裔细分族裔,但填表者不必回答学区所罗列的亚裔细分选项。这也基本是本次会议学区和华人家长们双方所各自坚守的诉求,或者说是本次会议的基调。

学区的一位负责人,年长的白人女性,在交流中指出,亚裔细分的要求其实是之前亚裔自己提出并立法的,同时她也理解随着时间的变化,人的诉求也会变化,人们现在的想法不同于以前的想法,这很正常。她介绍了学区和政府之间的运作关系,讲到了学区权限的局限性,寻求家长们的理解。她指出,对加州已有的州法、州教育厅的规定等,最有影响力做出改变的是加州的州长、州议员、加州教育委员会 (State Board of Education),但对他们归根到底最有影响力的是在坐的各位选民。

同时,学区的负责人指出学区也有学区的需求。比如,根据族裔的比例和学生diversity情况,学区得到州州教育厅的重视和拨款不同。但在家长的追问下,随后学区的其他负责人又否认了州州教育厅根据族裔比例以及diversity情况不同而拨款不同的这句话。不过大家已经意识到了族裔政策的根本动力和背后的利益所在。也正如学区的这位拉丁裔法律顾问最后所承认的,所有的涉及种族的政策都关乎政治和利益。另外,学区也希望这样族裔分类收集的数据可以展现学区的特点。最后,学区按州教育厅要求进行族裔分类收集数据的工作的好坏,是工作绩效的一部分,会受到州教育厅的评估。

(图六)在提问和倾听的家长们
(图七)在发言和倾听的家长们

家长们首先向学区负责人表示,在座的家长中有各个方面的专业人士,是学区的资源,可以帮助学区解决诸如亚裔细分表这样的问题,另外可在具体涉及的IT技术细节等方面提供咨询。在会议中参与提问和发言的家长有十几位之多,大家非常踊跃,对问题准备得很充分,问答由浅入深,基本覆盖讨论了本次会议议题的主要方面包括学区关于注册表格的解决方案。在对话中,家长们也对学区与会的人员们和他们的付出表达了尊重和感谢。

会议在友好和高效的氛围中结束。最后会议的总结是:(1)学区认为必须遵守美国联邦教育部、加州的州政府法规GC-8310.5、加州教育厅的学生数据库CALPADS的族裔编码分配的规定,(2)学区根据州法和州教育厅的文件必须要在表格中对亚裔进行细分;(3)但学生可以对亚裔细分选项不作回答,学区在表格中提供“Intentionally left blank”的选项,当天晚上可完成更新表格;(4)学区针对教育部的规定,承诺在表格中增加“Asian”的选项,但需要稍长一点的时间;(5)学区会通知今年已填表的学生上述的改变并允许学生自愿修改;(6)往年填表的学生如果需要,可以向学区负责注册的职员进行修改。

(图八)预期的注册表中族裔选项的示意图

会议12:15pm左右结束,家长们起立鼓掌,向与会的FUHSD学区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们表示感谢,对他们在会议中的展现出的尊重、诚恳、专业、和高效表示了赞赏。

随后,学区在下午3:48pm左右即给与会的家长们发了会议总结的Email,认为这是一次非常正面积极的会议,并详细解释了学区的具体解决方案和步骤,详见附录五。家长们对Email中有疑惑的地方,也纷纷立即再次给学区去信询问,相信下周会有比较清楚的答复。

至此,我们再次对FUHSD学区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们,以及与会的38位华人朋友们和在幕后关注和出力的华人朋友们点赞!

附录①:详解学区必须遵守的法规详解学区认为必须遵守的美国联邦教育部的政策规定、加州的州政府法规GC-8310.5、加州教育厅的学生数据库CALPADS的族裔编码分配的规定。

  • 美国联邦教育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 (DOE) 的政策规定族裔分为如下7大类,小学生和初高中学生须如实填写,否则将采用观察法:

American Indian or Alaska Native, Asian, Black or African American, Hispanic, Native Hawaiian or Other Pacific Islander, White, and Two or More Races

https://www2.ed.gov/policy/rschstat/guid/raceethnicity/index.html

  • 加州的州政府法规 Government Code GC-8310.5如下的规定中将Asian亚裔细分为了8个子类

(a) A state agency, board, or commission that directly or by contract collects demographic data as to the ancestry or ethnic origin of Californians shall use separate collection categories and tabulations for the following:

(1) Each major Asian group,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Chinese, Japanese, Filipino, Korean, Vietnamese, Asian Indian, Laotian, and Cambodian.

(2) Each major Pacific Islander group,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Hawaiian, Guamanian, and Samoan.

(b) The data collected pursuant to the different collection categories and tabulations described in subdivision (a) shall be included in every demographic report on ancestry or ethnic origins of Californians by the state agency, board, or commission published or released on or after July 1, 2012. The data shall be made available to the public in accordance with state and federal law, except for personal identifying information, which shall be deemed confidential.

(Amended by Stats. 2011, Ch. 689, Sec. 2. (AB 1088) Effective January 1, 2012.)

https://leginfo.legislature.ca.gov/faces/codes_displaySection.xhtml?lawCode=GOV&sectionNum=8310.5.

  • 加州教育厅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CDE) 的学生数据库CALPADS给亚裔细分族裔分配了专门的编码,其中Asian亚裔细分为了9个子类并分别分配了编码,但却没有给Asian分配编码,也没有给没有被细分的Hispanic/Latino分配编码。

California Longitudinal Pupil Achievement Data System (CALPADS) is a longitudinal data system used to maintain individual-level data including student demographics, course data, discipline, assessments, staff assignments, and other data for state and federal reporting.

https://www.cde.ca.gov/ds/sp/cl/

CALPADS Code Sets, Version # – 9.3, December 19, 2017

https://www.cde.ca.gov/ds/sp/cl/documents/codesetsv93-20171219.xls

(图九)CALPADS Code Sets for Race Categories

附录②:家长发给学区的第一封Email模板
Polly Bove, Superintendent of Schools, Polly_Bove@fuhsd.orgJason Crutchfield, Director of Business Services, Jason_Crutchfield@fuhsd.org

Dear Ms. Bove and Mr. Crutchfield:

On the new student registration form of FUHSD, I notice in the “race” section, Parents/guardians are required to choose one country/area, otherwise it is impossible to go to the next step to complete the registration; however I do not believe the law actually mandates parent/guardian to disclose detailed racial/ethnic information as the form required.

There are two sources of legal authority for the race/ethnicity question in the enrollment form, one from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nd one from our state law (Gov. Code 8310.5).  In my case, the federal requirement limits racial/ethnic information to the “Asian” level and does not require any further details.  It is true that the federal guidelines state that a third-party can “identify non-respondents by observation”, but such third-party identification via observation will be obviously limited to the “Asian” granularity and cannot go beyond it.

The California requirement, under Gov. Code 8310.5, is not mandatory in nature. The code says “A state agency, board, or commission … shall use separate collection categories and tabulations for the following [ethnic groups].”  Literally and clearly, the “shall” language is with respect to “use separate collection categories”; it does not in any way demand that the data collection be mandatory in nature.  In other words, it would be perfectly fine that a state agency uses multiple separate collection categories and make the corresponding data collection optional/discretional (i.e., not mandatory), while still satisfying Gov. Code 8310.5.  Equivalently, in my case, a parent should have a “decline to state” option for racial/ethnic categories beyond the “Asian” level.

The CDE’s FAQ website is defective and misleading in the sense that it commingles the federal requirement and its guidelines with the state law.  There is no direct connection between the two.  And there is no legal authority for a state agency to adopt any “third-party observer” when implementing Gov. Code 8310.5.

As such, I refuse to provide for my kid any racial/ethnic information beyond “Asian”, which satisfies the federal requirement. To be clear, I do not believe Gov. Code 8310.5 mandates me to fill in any racial/ethnic information beyond “Asian” and I will refuse to do so.  I wonder if in such a case my kid cannot be enrolled in our home school.

Thank you.

Sincerely,

(Your name)

附录③:学区回复的第一封Email
Dear *,Thank you for your email regarding the collection of demographic information.  The Fremont Union High School District takes your concerns seriously, and we truly respect your decision not to self-identify further than the information you have already provided.  We are fully aware of the legal references you shared, but we want you to know that the District is required by state and federal law to ask for this information in this particular way and we respect your decision to not fully participate in the collection of this information. Personal information, such as race, can raise sensitive issues, and the District is fully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this information as confidential pursuant to state and federal law.

The information requested is used by the state and local educational groups in their data analysis efforts, aimed at improving the educational system for all students in the State of California.  The District had no intention of offending you with this line of questioning, which is issued statewide to all public school students. On behalf of our entire team I apologize for distressing you, and regret if our intentions were misunderstood.

To address your concerns about reporting a students’ race, the district is making the following changes:

• Since over 2,500 parents have already started or completed their On-Line Registration (OLR) to date, the District has made adjustments to the system that will not affect other in-progress or submitted records. The instructions for the section on student race now states: “If you identify as “Asian” and do not wish to indicate specific race categories, please select “Other Asian.” This short-term solution allows parents who do not wish to indicate anything further than “Asian” to do so without impacting the data that has already been entered and submitted.

• If you have already submitted your OLR and would like to revise the information given this option, please contact Julie Darwish, Manager of Enrollment and Residency (julie_darwish@fuhsd.org; (408) 522-2266, to request that your record be re-opened for revision and resubmission.

• Once the bulk of our enrollment is completed for this year, the District will be able to make more substantial changes to the OLR system to further address concerns about the information collected related to student race and ethnicity.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m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additional concerns.

Sincerely,

Coordinator of Communications

Fremont Union High School District

589 W. Fremont Avenue, Sunnyvale, CA  94087

附录④:家长发个学区的第二封Email模板
Mon 1/22/2018Polly Bove, Superintendent of Schools, Polly_Bove@fuhsd.org

Jason Crutchfield, Director of Business Services, Jason_Crutchfield@fuhsd.org

Dear Superintendent Bove, Director Crutchfield:

Thank you for your reply to our question regarding the FUHSD online registration form and the clarification you made in the “Ethnicity and Race” section. We appreciate your timely efforts in response to the outcry from our Asian community.

However, a large group of impacted FUHSD parents researched and further consulted legal and education professionals on relevant federal and state laws. We concluded that a better alternative in compliance to the law would be to make “Asian” an option on its own, and provide “Decline to disclose” as another option in addition to “other Asian.”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parents should be allowed to make their own decisions whether to disclose optional and sensitive ethnic information to self-identify each individual student.

The bottom line is, we believe no current law, federal or state, would force a parent to make certain uncomfortable choices. We look forward to your further response and refinement to the FUHSD online form.

Thank you!

(name)

附录⑤:学区回复的第二封Email
Subject: Follow up from parent meeting regarding concerns about collection of demographic informationFri 1/26/2018 3:49 PM

Dear FUHSD parents,

Thank you again for expressing your concerns about the collection of demographic information in our enrollment process. We greatly appreciate the positive response to the parent meeting we organized this morning and the opportunity to have an open and positive dialogue with members of our community. As promised, we would like to provide a summary of that meeting, along with information on next steps for parents.

During this morning’s meeting, the District’s legal counsel provided an overview of the obligations of all school districts to comply with both State and Federal reporting requirements. Legal counsel clarified that while school districts are required to ask for this particular demographic information in this particular way, parents are not required to self-identify for State reporting purposes. As a school District, we respect the decision of our parents not to self-identify by choosing specific race categories. No parents or families will be forced to self-identify in this manner.

District staff provided some background on the systems that are used by the State for student information, including CALPADs, or the California Longitudinal Pupil Achievement Data System, which has been created to comply with both State and Federal regulations. Staff also shared that the information collected during our enrollment and registration processes, should parents choose to provide it, is not shared with outside entities, including any colleges or universities.

As staff stated during the meeting, school districts do not have the power to create or determine their own categories or options for demographic information. However, the State does have an option to report a category of “Intentionally Left Blank.” The District will be adding this category into our On-Line Registration system this evening, so that parents will have the ability to choose this option moving forward.

Please follow the instructions below according to where you are in the On-Line Registration (OLR) process if you wish to make a change:

• If you have already completed the OLR process, please use the following link https://goo.gl/forms/OybyIJClqCEx9uk22 and provide your student’s name and information and your contact information so that FUHSD staff can make the desired change. You will receive an email notification once the desired change has been made. Please allow a week from the request for completion.

• If you have not yet completed and submitted your OLR, you can login to the system and check the “Intentionally Left Blank” category under the Race/Ethnicity section, which has been added to the form.

• If you have older students already in our school district, please contact your school’s main office after Feb. 5 and ask for the registrar or data technician to request that your records be reopened and revised.

The District is still required to report demographic information separately to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nd it will take some additional time for the On-Line Registration system to be updated to include a separate section for this information. Once the District has updated this section, staff will individually contact parents and families to follow up on how they would like to self-identify for Federal reporting purposes.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Assistant Superintendent Trudy Gross at trudy_gross@fuhsd.org should you have any further questions.

Sincerely,

Coordinator of Communications

Fremont Union High School District

589 W. Fremont Avenue, Sunnyvale, CA  94087

亚裔细分法的排华及种族主义实质

来源: (2017-07-18 07:33:10)  薛小飞  文学城

曾几何时,亚裔,特别是华裔被媒体称之为摸范少数民族。勤奋努力,尊法守纪是我们最大的标志。绝大多数第一代移民从事攴饮,按摩,搬运,零售,从最原始不起眼的行业入手,以家庭为核心,一分一厘积累财富,尊师重教,尽力送子女上好学区,好专业,培养下一代脱胎变骨成为医疗,科技,各种技术行业的佼佼者。

但是奥巴马,候塞因座上总统大位之后,不声不响地推出一项行政命令,推动改革美国行之有效的种族政策,将联邦政府多年行之有效的种族化分:白人,黑人,拉丁裔白人,亚洲及太平洋诸岛人中亚裔的有大陆中国人背景的中国人单独立项,要求在亚裔中具体标明中国人(中国大陆)台湾人,菲律宾人,印尼人或者填写其他地区亚裔人。

这项行政命令始于华裔比较集中的加州,是民主党人推出的所谓新政,美其名曰平衡教育资源,照顾其他来自亚洲的族裔。我们知道一百三十年前臭美招著的禁止中国人移民美国法律就始发于加州。

禁止中国人移民法最初出宠时是以禁止使用扁担开始的。亚裔细分法的鼓吹者及背后黑手,这次是公开指名道姓以中国人为目标来推广所谓亚裔细分。中国人占美国人口比例至今仍然远远底于一八八二年禁止中国人移民美国前。当时旧金山中囯人占整个城市百分之三十七!现在生活在旧金山的中国人甚至少于菲律宾人。

我们知道中国仍然是一个处于两相分割的国家,统治中国台彭金马太平岛的是依据一九四六年的中国宪法的中华民国。赵小兰前几次进入白宫任职时,简介时为 Chinese, 但是此次就任交通部长,简介时已经去掉此背景介绍。在美国相当一部分中国人(Chinese) 是从东南亚地区为逃避当地政府对华人的屠杀,比如一九九八年印尼血腥排华暴力而移民美国的。以法律的规定强迫大量身心受害的来自世界各地的 Chinese 再次面对两难抉择于心何忍?亚裔细分法不是反华法案是什么!

奥巴马.候赛因推荐加州的亚裔细分法时振振有辞地说,华人学生入学比例太高占用了公共资源。亚裔佃分种族有利公平公正使用教育资源。这纯粹是种族主义论调。众所周知,奥巴马.候塞因的同胞就读于大学的同龄人远远底于在监狱服刑的同龄人。在纽约市,关押一位犯罪分子一年政府支付六万四千美元。而一位在校学生一年政府资助不足两万美元。按照人口比例而言,十四亿中国人移民美国的人数是世界上最底的,甚至底于缅甸,索马里。在中国大陆为美国生产玩具的农民工都高达一百多万人。为什么要以种族为名人为将生活在美国的 Chinese 划分出来?我们知道希特勒上台时将犹太人从德国专为划分出来戴上六角星,几年之后发生的事众所周知,现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州要求将 Chinese 统计划分出来,下一步是不是也要我们下一代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 Chinese 戴上五角星?

同胞们,一定要认清亚裔细分法反华及种族主义的本质!

讨论:奥巴马的死亡证明上,其族裔是否应该填写肯尼亚

来源: 2017-11-27 美国人的妈  百彩人生

 

很多人已经知道,

仅仅,详细分类了亚裔的

种族细分向我们最关心的教育下手了!!!

美国大学申请用的Common Application Form(入学申请通用表)把族裔细分了,亚裔人口比例为4.43%(美国2010人口普查)的人群,被细分成10类;

(觉得不是个事情的就不用往下看了!)


现在,

亚裔细分,

竟然,

到达了一个人的死亡记录!!


放大点,放大点,

放大点,

看看……

除了上图以外,还有,

马里兰州的新生儿注册表的亚裔细分:

加州库柏蒂诺联合学区(Cupertino Union School District)家庭语言调查问卷局部截图。这张问卷把华人进一步细分成:普通话使用者(Mandarin)、广东话使用者(Cantonese)、台湾话使用者(Taiwanese)、台山话使用者(Toishanese)……

大学入学申请表的亚裔细分:

医学院申请表格出现细分:


请大家注意,

仅仅是亚裔被这样详细细分,

其他的族裔,

有的粗分,有的不分……

如果按照亚裔的细分规律,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巴基斯坦,菲利宾等等,那怎么非洲裔也得来个阿尔及利亚,安哥拉、贝宁,南非啥的吧;白人怎么也得分出个英国、法国、德国、啥的吧…..

我们敬爱的前总统,奥巴马——的女儿,填写大学申请表,是否,应该填写——肯尼亚呢???这对于大学录取又有什么意义呢?

总统奥巴马的肯尼亚寻根之旅

PETER BAKER 2015年7月24日

https://cn.nytimes.com/usa/20150724/c24prexy/

奥巴马死的时候,他的死亡证明上,是否应该填写肯尼亚呢?

既然,要分,大家要一视同仁呀,

亚裔如此特别的,一枝独秀着……这是不对的,

我们不要被特殊对待,

我们要公平公正。

到这里,

大家还记不记得,

AB1726,是被要求去掉了教育系统中的细分的……

还记不记得,

肤色法案SCA5的真实意图是想让大学录取按照种族配额的…..

有人会说,那都是加州法律……

但是,

这些全美全面铺开的细分就放在眼前,

怎么这么神同步呢?

而且,

十分迅速地分到了教育上……

现在从出生表到死亡表,都分了……

分、分、分的再细一些,

有人要这些数据干嘛?

这么细的分类,是想把谁精准地拎出来?

分而治之?

有人会说了,哪里有那么多的阴谋呀?

大家还记得,

梁警官案件的不公平审判么?

系统是会看人下菜碟的,

不发声、不抗争是会被牺牲掉地……

(详情请看下文:)

十根筷子坚如铁,一根筷子容易折

我们该怎么办?

第一,用各种方式,留下那些细分证据,比如,拍照、复印扫描等;只填写:亚裔或美国人。

第二,传出去,首先,传到当地社区,集体想办法;

第三,坚定反细分,向所在区地方官员反映,结合第二条,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有正义感的人和团体会更大声;

第四,参与地方政治,不一定非要整天斗志激昂,只用在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之时,顺便,讨论一下,哪位值得我们支持,投个票,捐顿饭钱;结合第二条,如果当地社区,可以推出坚定代表社区发声的有品格的政客,就极好极好;

第五,对那些违背公平公正原则的政客,无论哪个族裔,即使是华裔,坚决抵制。

第六,长期长期的做上面五条,不要过了今天这个激情,就好了伤疤忘了痛……

在这里,

不禁要问一问,那些细分族裔的推手们,还记得Dr.Ben Carson说过的话么?还记得金博士说的,希望孩子们能生活在一个不是以人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么?

细分族裔的推手们,你们意欲何为?

Our strength as a nation comes in our unity. We are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not the divided states. And those who want to divide us are trying to divide us, and we shouldn’t let them do it.

— Ben Carson

细分族裔,会将美国引向何方……

我们又该如何面对……

众人划桨开大船

词 :魏明伦、王持久
曲:陈翔宇

一支竹篙耶,难渡汪洋海
众人划桨哟,开动大帆船
一棵小树耶,弱不禁风雨
百里森林哟,并肩耐岁寒,耐岁寒
一加十,十加百,百加千千万
你加我,我加你,大家心相连
同舟嘛共济海让路
号子嘛一喊浪靠边
百舸嘛争流千帆竞
波涛在后,岸在前
……
……
一根筷子耶,轻轻被折断
十双筷子哟,牢牢抱成团
一个巴掌耶,拍也拍不响
万人鼓掌哟,声呀声震天,声震天
同舟嘛共济海让路
号子嘛一喊浪靠边
百舸嘛争流千帆竞

波涛在后,岸在前
……
….

..
.

十根筷子坚如铁,一根筷子容易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