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sus Bureau 与AAER 电话会议纪要

来源: Yuan Li, AAER 亚裔草根联盟 6/20/2018

Census Bureau: Karen Battle (Population Division Chief), Steward (Congressional Affairs)

AAER: Helen Yang, Yuan Li

这次的电话会议是Follow up Helen 上周与Karen电话会议的内容而来。由于前一天Helen把与麻省Congresswoman Clark对话总结及感谢的电邮转呈给Karen,她特地邀请了Bureau Congressional Affairs里的Steward参加电话会议。

Karen听起来温和有礼,表达清晰,安排妥当,简要介绍和寒暄过后,我们很快进入正题。在最开始的5-8分钟,她谈到:

1. 这次的电话是为了确认和回答上次Helen电话会议中提出的问题。1)Census Bureau一直致力于问题设计的平等待遇,譬如说,在2020之前的种族问题都没有问及白人和黑人的来源,这次出现了。这是Bureau追求各族平等的一个表现。2)Bureau会在将来继续对各族平等待遇的追求。由于上次提出的两种选择将改变现有或者已经测试过的格式,加上时间限制,Bureau不能够在2020按照AAER要求的格式改变,这需要另一个测试。但是我们承诺在对2030表格测试时,我会与你们联系沟通,倾听你们的意见。

2. 对于其他联邦Agency或是任何州政府/组织,Bureau没有任何权限干预他们的职能。

Karen讲完,Helen马上义愤填膺:这是不可接受的!这是对我们历史以来长久的侮辱!如果这样,我个人将不会填写人口普查表,也会号召所有亲戚朋友等抵制填写人口普查表格。我会尽我所能的去号召更多的人参与我们抵制这种侮辱和不平等。昨天早晨,我与Congresswoman Clark交谈,给她看了人口普查亚裔种族问题的变化是如何密切的与排华法案在时间上密切吻合,Clark表示高度震惊和同情。继续这种错误非常的不明智!等等等等,Helen以各种不同角度高度理智地对Bureau明知这个错误却还要继续该做法表达了极度愤慨。

Helen轰炸完后,作为白脸的我出场了。我首先承认了Bureau在历史中为公共政策制定提供数据基础所做的贡献,以及工作人员付出的努力。提出自从1790年人口普查开始,表格的变迁就代表了美国种族演变的一个极简史,正如Helen指出的,是亚裔华人受歧视的一个完整而简要的记录。如果你们能在这次的表格中将历史错误改正,我们亚裔社区将感激不尽。另外,Helen提到的是2015年所做的内容测试,根据这次的测试报告,亚裔三种格式(请参看下面) 都给出了最高的回应率,最高的是有Asian Combined with Check Box,其次是Separate Box,最低是Combined with writein box。即使这样,这三种都没有统计意义上的实质差别(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因此根据2015年的测试报告我们是否可以采纳combined write in 格式,也就是我们提议的Option 1?

Karen态度极好的听了我们的发言,进一步解释由于OMB规定不可以使用Combined格式,任何对Separate格式的改动都需要经过测试才能运行,一个测试需要九个月时间的设计,计划和收集,四个月时间整理数据和分析,加上讨论与决策,在2020之前推出新版是不可能完成的。

期间,我们就以下几点提出异议:

1. MENA在15年测试中有Checkbox的表现极好,被推荐继续,为什么去年被撤销?那就说明了在2020census最后定稿之前不用测试也可以改动,如果是这样,说明了亚裔这个box也可以修改;

2. 重新设计和施行一个comprehensive content test费时费力费钱,能否采用2015年测试的样本数据,在Census系统内做个模拟测试,以便节省成本和时间,从而达到改变亚裔选项的目的。如果Option 1不适合测试,Option 2也是可以接受的。

3. 人口普查问题的设计将被麻省提案4408照抄,然而州里的数据收集没有普查数据收集的隐私保护,更何况是对纳税人缴纳税赋的严重浪费,因为Census的目的就是为了收集数据,为公共政策提供数据基础,在Block Level的集成数据对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是可以免费获得;

4. 如果有议员向Census Bureau提出与我们同样的抗议和要求,Bureau是否会重新考虑改变选项?Bureau是否能够给州级政府或其他组织提供对普查数据使用的教育和培训,以避免各州通过类似数据收集法案,造成不必要的人力物力浪费,也是对纳税人的尊重,也达到对个人隐私的保护。

下面是Karen对这四个问题的回复:

1. MENA在2017年被撤回有两个原因,一是OMB只承认Separate Form,不承认被测试过的combined form。这一点我并不很认同,但是没有机会(或者说谈话中被Distracted)进一步提问为什么OMB不承认Combined Form;二是,其实这一点至关重要,Karen开始一直绕弯子想绕过这个问题,结果在Helen的又一次狂轰乱炸的谴责中迫不及待的告诉我们是因为2014年收到了几千封来自MENA社区个人的抗议信。为此,我指出民意在普查问题的设计中也的确起到作用,Karen表示赞同。但她进一步指出,最后MENA能够撤销还是因为测试中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有MENA这一项的,另一个是没有MENA这一项。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Bureau选择尊重民意,采纳了原先没有MENA的版本。

2. Bureau对于任何最终投入使用版本中的改变都需要进行Test。非常佩服的是,在我俩的两面夹击之下:Helen从不同角度提出的强烈谴责,和我从不同角度提出新的问题和疑问,这双重压力下,Karen一直保持温和语气,从未有改变,一直在向我们重复或者解释这一点。

3. Steward在我单独向他提问下表示Census与任何其他州政府或联邦机构没有附属关系,不能从行政关系上影响他们。与议员的关系也一样。这一点Karen已经表达过,并再次附和。

4. Bureau没有单独对这些机构的培训,但是Census网上有很多资源可供参考。

最后,我们表示很遗憾Bureau要继续这个错误,不过,这是一个庞大官僚机构的决定,他们个人不能够做出最后决定,对此感谢他们聆听我们的声音,并与我们交流。Karen和Steward也诚挚的对我们的热情与努力表示赞赏和尊重,Karen郑重承诺在2030表格设计和测试时会主动联系我们,倾听我们的意见。这次本来只约谈了30分钟的电话会议延长了23分钟,Karen最后没有以有其他会议为理由结束会议,而是一直倾听,我想她其实理解我们的愤怒,处于同情心态,但又不能决策改变来帮助我们。

从这次电话会议中我们可以看出,Karen提到的Bureau一直在追求各种族的平等待遇,这说明他们同意亚裔的这个格式是对亚裔的歧视,并且愿意为之改变。然而她与Lulu的谈话中以测试成本过高为理由而没有承诺对选项的改变,在这次电话会议中却并未提及成本的事宜,那么这次她提出的时间安排上不能做到的理由是否可信,还是说这只是她的另外一个搪塞?其实,当晚紫叶在讨论中提出Citizenship也没有经过测试,却被强行放入普查问卷中。可惜的是在电话会议中,我们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因此,我们会在稍后的电邮Follow up中继续追问。也希望其他组织在与Census联系时能够在这一点上提出质疑。

作为这个庞大社会中的普通一员,真相如同掩藏在黑雾一样无从知晓。然而,作为草根,我们只有付出行动,在社区中宣传教育同胞,一致呐喊,让不同国家机构和官员听到我们的诉求与愤怒,才能真正在这个我们怀着美好憧憬移民而来的国家中掀起提高亚裔社会地位的巨大浪潮。

请大家继续给Census电话电邮,努力不要停下。如果与Karen或其他官员联系上,请提出以下问题(我们也会在Follow up中询问):

  1. 为什么公民问题不需要经过测试就可以直接Implement,而亚裔格式必须经过测试?
  2. 为什么OMB不承认combined form? 需要什么程序才能使得combined form得到OMB承认?
  3. Census表格是否最终要在国会表决?时间表如何?

最后,感谢Laura Gu在新英格兰川粉群发送的关于Census 2015年测试的总结PDF文件,我们的讨论几乎都是围绕这个文件展开的。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下面这个网站看看,网站上列出了从1790年以来的人口普查问题,的确是一部美国种族演变的极简史。

http://www.racebox.org